一定发3.0APP下载安装-网络购物、视频会议、远程医疗……我国数字经济全面提速

网络购物、视频会议、远程医疗、云课堂、网上展会……疫情期间,数字经济逆势增长,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在支撑复工复产、保障就业、提振经济等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强调,要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抓紧布局数字经济。4月上旬,《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对外发布;5月1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17个部门以及互联网平台、行业龙头企业、金融机构等145家单位,共同启动“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经济界委员联组讨论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加快推进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从国家层面到各地各部门,再到各行业企业,危中寻机加快数字化转型正在成为共识,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全面提速。

数字经济表现亮眼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国数字经济展现出强大的抗冲击能力和发展韧性,网络消费、平台消费、智能消费等需求持续释放。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4月份,与互联网相关的新业态、新模式继续保持逆势增长。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8.6%,比1月份至3月份加快2.7个百分点;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比24.1%,比去年同期提高5.5个百分点。4月份,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5.2%。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表示,从数字经济自身发展的大趋势来看,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首次超过30%,标志着数字经济从起步期进入到快速发展期。张新红说,疫情中催生了一批新的需求,比如网络会议、教学、就医等,这些新需求反过来又推动了数字技术加速创新。

数字经济的巨大空间还表现在“产业数字化”。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数字经济有助于产业转型升级。传统物流向智慧物流、传统制造业向无人工厂转变,借助技术的手段,传统产业将突破现有壁垒,贯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升生产效率。

“可以乐观地预见,随着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基建的加快建设,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物联网等数字技术将更为广泛地应用实施。数字经济有望成为我国经济的新动能和新增长点。”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说。

各地布局数字经济

不仅是中央层面,各地也在加速布局数字经济。

先行者已尝到甜头。《浙江省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9年,浙江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增加值6228.94亿元,同比增长14.5%。今年,浙江将重点启动20个大型数据中心项目建设,建成5万个5G基站。

更多省份也在加速发力。例如,在东部,上海提出,到2022年末,将上海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在中部,江西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加快新动能培育的“一号工程”;在西部,四川表示将抢占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网络应用和超高清视频等产业高地……

“发展数字经济,各地情况不同,但都体现出了积极支持的态度,这是一件好事。”张新红表示,对于数字经济的发展,要鼓励创新、鼓励竞争,在竞争中不断磨合提升。

盘和林认为,地方发展数字经济要结合自身比较优势因地制宜。对于一些人口稀疏、通信网络基础设施较差的地区,不适合过度推行服务业的数字化,而更适合开展制造业、农业的数字化、机械化工作。在部署数字经济时,还要广泛开展政府与民间资本的合作。

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

据有关机构测算,在不考虑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数字化转型可使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务业成本降低34.2%、营收增加33.6%,使零售业成本降低7.8%、营收增加33.3%。

王军表示,数字化转型让各类要素重新配置,生产制造更加智能,供需匹配更加精准,专业分工更加精细,国际贸易更加广阔,掀起了由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演进的重大变革。

在我国,中小微企业是就业的主力军,其数字化转型需求迫切,挑战也更大。“从传统中小企业的角度来看,他们并不是不想搭上数字经济的快车,而是受到自身资本、人才储备等客观限制,使得他们‘不会转、不能转、不敢转’。”盘和林说。

富有针对性的政策正相继推出——解决“不会转”,重点是开展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搭平台降门槛;解决“不能转”,重点是实施好“上云用数赋智”行动,优服务强支持;解决“不敢转”,重点是实施数字经济新业态的培育形态,聚合力建生态。

“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将为中小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注入强心剂。”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表示,作为首批入选企业,浪潮将继续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投入,围绕新基建,推出一系列普惠性“云数智”服务,为数字化转型赋能,为高质量发展助力。

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如何推动各方形成合力?张新红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数字经济发展是大趋势。对数字经济发展的相应制度设计要作出调整,不能用过去管理工业经济的方法来管理新业态。同时,数字经济发展壮大有一个过程,要给予容错试错的空间。(经济日报记者 熊丽)

责编:俞镜淇